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访谈 >

回忆王之卓先生

来源: 时间:

  王之卓先生是我国测绘界最受敬仰的老师。我虽系军测院校毕业的学生,但在与先生交往中,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不但学术造诣深,是我国摄影测量界的泰斗,而且人品、道德都是我们的楷模。本文将与王先生交往的点滴事例写出,留给测绘界同仁共同怀念。

  对不同学校的学生同样爱护

  1973年我回归总参测绘研究所工作,知道王先生在武汉水利学院教英语,于是怀着不安的心情去拜见王先生。我先作自我介绍,并谈起读大学时听过老师讲述九点法相对定向精度,使我知道原来教科书上的东西是可以更改的,破除了将教科书内容当作不可变更的观念;在我毕业设计后期看到王先生在武汉测量与制图学报上发表的有关偶然误差二次和系统累积现象的文章,正好解答了我在空中三角测量实验中出现的要用三次多项式代替抛物扭曲改正现象;进而谈到我也是因测绘大解散而解散出去的,在不搞测绘的情况下搞了个平面型模拟测图仪方案,十分粗糙,要请先生指教。王先生接过资料看了看,说:“在这样条件下还搞研究,难得难得。我们三天后仍在此阶梯教室相见。”在阶梯教室又一次会面时,王先生说:“先让我对你的设计思路讲一讲,看理解得是否正确。”接着他说了他的意见,并鼓励我一定要将它实现。没有想到王先生学问这么高的人,对一个资历平平的学生如此谦和,这使我对先生的品质之高尚终身难忘。之后我时时带些外文书刊供先生参看。我常想,让王先生教英语,简直是浪费名教授,多么可惜,要是他能教我航测多好!这算是我这个军测学生拜王先生为师的开端。之后的岁月,有拜访,有书信。每一次给他写信,先生必定回信,这些信我至今珍藏。

  在王先生那里,没有军测学生和武测学生的“属性”之别,他真的把我当作他的学生。1988年我们在日本京都参加ISPRS大会时,王先生对我说:“院里要给我祝寿,并出专刊,希望你将粗差定位问题写成论文。”我说感谢老师厚爱,但武测对此事只通知本校的毕业生,我的文章参与可能不妥。王先生说此事他回去处理,并让我作好准备。之后不久,王先生来信说:“此间学校拟在今年年底前编印一册学报专集,说是纪念我的寿辰,我的那篇《近期我国摄影测量科学研究进展》也是其中之一。咱们在京都会间谈过,我很希望你也有一篇学术论文(例如粗差定位)参加。学校将会去函你处邀稿,届时希勿谦辞,可惜集稿的日期太紧迫了。”(1988年8月——此处日期系先生给我写信的日期,下同)。从那以后好像武测修改了规定,我常常被邀参加学术活动。在庆祝王先生90寿辰时作了更宽的规定,邀请了许多海内外学者。有一个台湾学者问我是不是王教授的学生,我告诉他说“我是”。

  爱生爱才

  王先生是我国数字摄影测量的开拓者。在全数字化自动测图成果获奖后,他有一次在与我的通信中写道:“至于我们那个‘全数字化自动测图’获奖,对我来说实在受之有愧,因为这个课题的主要成就中的‘数字相关’部分我个人并未参加具体的研究,贡献属于张祖勋同志和他所领导下的一批中青年教师,我已在我校最近的领奖会上加以说明。”(1994年4月)王先生爱护学生之情感人至深。

  我还想提一下我给武测学报审稿过程中的一件事。1991年,有一同志(由于审稿不公开作者名字,至今我也不知道是谁)写了一篇关于空间交会的不定性文章投给测绘学报,认为王先生《摄影测量原理》一书中“用圆柱面说明空间交会的不定性问题”的结论是不适宜的,编辑部要我审稿。我对稿件有关的算法作了分析,也作了一些计算,说明这是作者对“不定性”问题的理解不准确,故不同意发表,并建议编辑部将我的意见让王先生过目。之后王先生来信说“……你的意见很好,特别是那说明趋近运算规律的具体算例很说明问题。我从另一个角度对那篇论文写了些意见,现在把意见复写给你,请你看看有否不妥之处,你点了头我才放心……”(1991年10月)这段话深刻表现了王先生的谦虚谨慎。

  王先生在信中对该论文的有关问题作了两方面详细分析,指出该论文的论点是由于作者对不定性是指“在那个位置上根本没有确定解” 的问题理解不正确而产生的,但王先生还是不否定该文的发表。他在给学报的回信中写道:“这篇论文对空间后方交会的不定性问题作了一些有益的推导,可供同行参考,更希望早日看到论文中所提到的论文作者的另一篇关于一般闭合解的文章,受益将会更大一些。为了开展百家争鸣,我同意把这篇论文在学报上发表,但是在发表之前是否把上述意见转告论文作者作为参考。”我对论文作者在十分经典的问题上作出的探索精神颇为欣赏,但还是做出不刊出意见。相比之下,王先生对年轻人要宽宏大量得多,其度量之大凸显其学者风范,令人钦佩。

  一生关心摄影测量学的发展

  王先生一生为摄影测量事业的发展倾注全力,给我们留下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在高龄时还念念不忘摄影测量学的发展。1994年,他给我写信时谈到“现在我们从事摄测的人,很少作摄测的经典性工作了,言必称遥感或GIS或计算机视觉。今后应该怎样安排咱们的专业或学科值得研究。”1997年为我的学术论文选集作序时更进一步写道“……可以概括地说:在1960年以前,称之为‘摄影测量’学科,而在1960年以后,应该与新兴的遥感技术和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综合到一起,改称为通过图像获取(广义的获取)地学信息的一门学科。实际上遥感技术就是摄影测量的发展,地理信息系统的基础数据库是数字化摄影测量的必然成果。按照这种意义起一名字叫做‘影像信息工程’(Iconic Informatics)也可以考虑,有的单位已经正式改用类似的名称了。但总的来说,对这种名称方面的问题到现在还缺乏共识。从事摄影测量学科的科学工作者,一方面要注意前沿发展,也就是所谓‘影像信息工程’发展的新课题;另一方面也要保存摄影测量学数百年的遗产,加以充分利用和作出有益的补充。”

  我长期坚持从事卫星三线阵CCD影像光束法空中三角测量研究,也得益于王先生的这些教导。第21届ISPRS大会秘书处来函索文,有感于我国首次举办这一盛会,这也是我国摄影测量界期盼已久的盛事,我想王先生若知此喜讯定含笑九泉。鉴于王先生已作古多年,本文着重引录王先生亲手写信的一些段落,将先生当年的话留下来,王先生这些思想不失为我国测绘界的宝贵财产。此乃写本文的目的,至于文中提及有关本人的情况,只是为方便于同仁们从王先生信中领悟先生的人品与风范而已。(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任享)

  


打印推荐给朋友】 【 关闭

【相关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查看评论]

主管:国家测绘局    主办:国家测绘局管理信息中心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京ICP备05053822号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